羞花阅读小说导读网

思未央(穆天华萧洋刘恒)在线阅读全文

简介:闹了半天,刘恒为一个男子,竟然连江山都不要了!片刻间,吕后忽然又揣度起来:这刘恒不怕死也罢,有心思惦记风月也罢,竟然敢为一个萧洋得罪自己?萧洋是刘邦的宰相萧何的孙子,他与萧洋既然有龙阳之念,为什么萧洋不逃往刘恒所在的晋阳,却又是逃往周勃隐居的幽州?

具体介绍

思未央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?此书是作家水何采采所著,主角是穆天华萧洋刘恒。出色片段请欣赏:“殿下,您再用几口吧,这‘蒹葭采采’,是奴婢四更天时候起来熬制的。”晚晴眼圈微红地道。那张清瘦的面孔掩埋在腾腾热气的鹅肉雪丝莲子羹之后,,晚晴只觉得,这人离自己原来竟那么远。

思未央出色章节在线阅读

刘恒便低头仔细琢磨起这碧琉璃碗内的羹体:夜郎国进贡的罕有紫糯米加以莲子、枸杞子和鹅肉丝精心配成。鹅肉丝薄如蝉纱,打得很细致,宛若芦苇又似荻草,丝丝柳柳的,雪白而均匀地分布于紫雾烟云样羹体中,想是费了很多心思。果然是“蒹葭采采”。

刘恒无奈地摇摇头,微笑。

昨日,刘恒和天华能从长公主那里安全归来,全部人都捏了一把汗。

长公主鲁元到底是什么人?

太皇太后那些眼线都在打盹吗?

那毒妇,到底在暗中了进行些什么?

晚晴昨天得到消息,太皇太后将刚死去的惠帝最心爱的淑妃剁了肉浆,心里就一直沉甸甸的。

“什么采?”天华刚歼灭了八个荞麦饼、一整盘羊腌鸡寒和一些熬兔肉、狗肉脯,也打量着这粥,迷惑地问:“意思是病包的胃不好,吃这样精细的东西才能消化的掉吗?晚晴,要让他吃得好他还得吃得,真是难为你了!”

“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”刘恒凝注着晚晴,笑吟出这《诗经》里的精选诗篇。

“放心吧晚晴,这还不是本王最后一顿早餐。”刘恒说完,心中却难以抑制住紧张,狂跳了一番。

“晚晴你不要担心,有本大侠呢。”天华把强健的胸脯拍得邦邦得响。

饭毕,刘恒便带着天华等少量侍卫进至未央宫,待到陈时,太监孙公公方才传见。

刘恒忙让天华在外面候着,自己双手高捧一朱红绫罗锦盒,弯腰而入,一见那嘴唇猩红的老妇,“嗵”一声跪地,一张俊脸几乎要贴到地面上,双手依然高举,恭敬地对着地面呼:“儿臣刘恒,咳……拜见太皇太后,儿臣给嫡母大人请咳……安来啦。”

——这吕后自然不是刘恒的嫡母,只是当时对皇太后的称呼而已。

吕后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,正巧小太监奉上一碗鹿肉鲍鱼笋白羹,便慢条斯理地启开艳唇抿了一口,递于太监,然后,十分关切地笑道:“我儿快起。恒儿你这身子骨弱,长途跋涉赶到长安,为娘的这心,可是疼得一揪一揪的呢。”

刘恒听这话,知道吕后已对一些事情了如执掌,只得干咳着称谢嫡母大人,缓缓起身,突觉眼前有些发黑,身子也晃晃悠悠起来,吕后忙让孙公公扶住。

“赶紧赐座!你们不长眼睛是不是!”吕后呵斥侍女道。

刘恒被扶着坐定,又马上起身道:“儿臣有薄礼献于太皇太后,咳……望嫡母大人笑纳。”

吕后瞥见这朱红锦盒金线绣凤,珍珠颗颗缭绕,知是件厚礼,便对孙公公一颔首:“打开看看。”

孙公公打开锦盒,只见里内之物刺眼辉煌,果不出所料,乃是一袭比蝉翼还轻灵的珍珠衣。

吕后也不喜,也不恼,命人收起来,不阴不阳地道:“难得恒儿有这份孝心,哀家年纪大了,要这作甚,改天替你送于鲁元公主罢,难得你有那么个好姐姐。”

刘恒赶紧跪地叩头:“儿臣求太皇太后饶了前骁骑都尉萧洋,他咳……绝对不是毒杀我皇兄的凶手!”

吕后又仔细抿了一口鹿羹,惊奇地问;“恒儿,你说的可是萧何丞相之孙,萧洋?”

刘恒拱手再叩:“正是,咳……他。”

吕后更惊奇了:“希奇,恒儿呆在自己的封地已有五年六个月余,怎么竟和禁卫军头领频频接洽?”

刘恒忽然就神色柔和得像一团薄云,红霞飞上双颊,晕染过整张苍白的面容:“是的,因为儿臣自小与萧洋相悦相知,咳……”

“放肆!”吕后勃然大怒,“你身为王爵,还知不知耻!就凭调戏王公一条,就够他死一万次!”

“求嫡母大人开恩!并非调戏!是儿臣咳……自甘为妇。”刘恒羞惭地道。

吕后听了这话,反而乐了,阴笑一声,不语。

“嫡母大人,”刘恒手略略哆嗦着,将怀中一卷帛书小心翼翼地抽出,“这是儿臣为长姊鲁元公主贺寿的礼物,姐姐说恳请嫡母大人代为保管。”

吕后瞄了刘恒一眼,孙公公马上将刘恒手中的帛书接过,递与吕后。

吕后也不接,鼻子里哼出两个字:“打开。”

这孙公公必恭必敬地打开帛书之后,吕后神情大变,确切地说,应该是大喜——刘恒献的不是别的,竟然是他自己封地上最是富饶的一郡!

闹了半天,刘恒为一个男子,竟然连江山都不要了!

片刻间,吕后忽然又揣度起来:这刘恒不怕死也罢,有心思惦记风月也罢,竟然敢为一个萧洋得罪自己?萧洋是刘邦的宰相萧何的孙子,他与萧洋既然有龙阳之念,为什么萧洋不逃往刘恒所在的晋阳,却又是逃往周勃隐居的幽州?

想着想着,吕后只觉得心像被铁锤砸过一样,先一疼,接着下一沉,仿佛身子也跟着心坠了下去。

论开国功臣,武将之中死了的不算,当今也就是周勃功最高威信最大,难不成他隐居起来图谋不轨,利用这次机会,和刘恒、萧洋他们就这么接上了头?话说,周勃当年确实与萧何关系甚密。

周勃。

吕后的长指甲捏了下手心,手又马上松开,留下一排指印。周勃啊周勃,你当年辞官,原来不是怕死,而是想找机会坑害我们吕氏啊!想起周勃镇守边关的那些老部将,吕后只觉得冷静的心底,凉意正一汩汩往上冒。眉心,不自觉地拧成了一条线.吕后额上苍老而深刻的沟壑,微微一动。

病蔫蔫的刘恒,只不过是一副美人样的孱弱少年,他哪来那么大本事?哪来那么大胆子?假如他们真想造反,又怎么能在这时候让我发现蛛丝马迹?是不是真的想得太多了,他做那么多也只是想自保,却又因感情用事而不顾及后果?只是,这周勃.....。

——幸好哀家早有打算。吕后枯树般构造的手掌,刚刚松开,又捏紧了。

吕后就这么思虑着,一面故意装着漫不经心地让孙公公收好地图,一面头也不抬地道:“恒儿大了,有想法了,为娘的管不住了。以后跟着那些武艺高强的前辈,也把这体格锻炼得硬朗些。可千万别像你短命的哥哥们那么没福气。”

刘恒听这话中有话,便不停干咳着,咳了一气,回话说:“多谢嫡母大人挂牵,儿臣命该如此,咳,,,只愿有生之年能孝敬嫡母大人,兼与心爱之人为伴……”

“启禀太皇太后,绛候大人求见。”没等刘恒讲完,只见一个小太监进来禀报。

吕后双目微迷,既而一瞪,顿时,四面杀气弥漫开来。

霎时,仿佛有一张呼啸着的黑网无形而诞,张牙舞爪而来,四面八方顷刻间皆被网罗,捕捉,收拢。

“传。”吕后道。

“草民周勃,拜见太皇太后!”

吕后听这洪亮的嗓门儿,便知是周勃来了。

只见周勃依旧是早年间那副粗布短衣长裤的妆扮,只是当年草莽时期,影不离其身的虎皮刀鞘鬼头刀已不在其腰间。若不是因为入宫不能携带武器,他想必还是腰别大刀吧?想起那把杀人如斩麻的鬼头刀,吕后心中一阵敞亮。几年不见,周勃虽是年过四十,个子也不高,然是勇将出身的他,身躯依然健硕英挺。

周勃一边言拜,一边利索而恭敬地屈膝跪地,吕后赶忙起身笑着假意去扶:“绛侯大人快快起来,您可别折杀老身了。快,”吕后吩咐孙公公,“赶紧去御膳房传哀家旨意,今日中午设宴清凉殿,款待绛侯大人。”

周勃没有起身,直挺挺地跪着道:“启禀太皇太后,周勃一介草民,哪受得起。草民这次是专程替代王殿下说情来的。代王年少糊涂,窝藏了疑犯,还望太后从轻发落。”

吕后一听,停住了。笑脸凝滞于满是皱纹的倦容,赤红的嘴唇一发干,粘在了牙龈上。

真是有些措手不及。她本打算,周勃会竭力讨好来求得饶恕的。现在他却抛出一句看似与刘恒同盟,实则又似乎撇清了自己干系的话。

吕后忽然就想起二十年前,刘邦尚未称帝,还是汉王时,有那么两个并不怎么惹她讨厌的女子。

“田妹妹,你真的想跟周将军在一起吗?周将军乃忠烈义士,他不会选择背叛汉王的!”

“可是,薄姐姐,你不是也认为被王宠幸不好吗?我不稀罕!”

透过门缝,吕稚窥见了两位极美的祸水,一位眼含青溪水,一位眉染桃花瓣。

“被王宠幸倒的确不是一桩好事。”薄姓清婉女子道:“我徂东山,慆慆不归,我来自东,零雨其蒙。如此一来,倒不如做个濯衣的侍女好。”

田姓的火热美人叹息一声:“薄姐姐又想家了吧?你我被劫于此,你想念邯郸,我又怎么能不想念临淄?你贵为赵国夫人,如今就真的安心做洗衣女?”

薄姓美人道:“你不是也想追随一个武将吗?”

吕雉隔门有耳,轻轻一笑。几日之后,刘邦便十分慷慨地将田姬赐于周勃,至于这薄姓女子,便是后来代王刘恒的生母薄姬。

回想起来,吕后知这周勃家与刘恒倒也是故人了。

“绛侯大人快快请起。晌午天热,咱们有什么话待到清凉殿驱驱曙气再说。您旅途劳顿,还要周全着我体弱的王儿,咱们让他也作陪。”吕后眼前豁然亮,又生一计。

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共享的小说《思未央》出色内容,希望你合理安排阅读时间,保护好自己的眼睛,这里还有更多免费全文阅读的好文等着你。

目录

微信搜索【羞花阅读】,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! >>

羞花阅读小说|免费小说阅读|QFace素材大全|天羽外传小说资讯|威影小说导航|罗丹时尚小说资讯